发回重审 诉讼费退还(发回重审案件还要交诉讼费吗)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木杉法律网

再审发回重审诉讼费

杭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判决摘要】。如果双方在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中约定一方仅获得固定收益且不承担经营风险,则该协议不具有合作房地产开发合同的法律属性,且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性质为两方应确定为贷款关系。应该将其确定为私人贷款争议。 ,被告作为借款人辩称借款实际上没有发生,应当对有关事实作出合理的解释,人民法院应当将借款金额,付款金额,各方,本地或各方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以及有关各方。财产变化和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是否发生了贷款事实核实。被告人不能合理解释有关事实的,应当确定该笔贷款确实发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上诉人(一审被告):兰州伦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中山路房号。法定代表人:童文,公司董事长。委托代理人:赵尧,甘肃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上诉人(一审被告):兰州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安宁东路。法定代表人:曹树平,公司总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范新庭,甘肃东方人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初审原告):马中英,男,当年出生,回族,现居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委托诉讼代理人:马存真,甘肃宣远律师事务所律师。上诉人对被上诉人马中英的民事贷款纠纷不满意的,是兰州伦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伦华公司)和兰州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河公司)。 ,甘敏初。判决已上诉本法院。法院于当日提起诉讼后,依法成立了合议庭,并于当日在公开场合审理此案。伦化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瑶,正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新庭,马中英及其委托的诉讼代理人马存珍出席了庭审。该案现已结案。伦华公司的上诉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依法将案件重审或驳回马忠英的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和保存费由马中英负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认为“当事方之间的法律关系没有共同承担风险的要求”
应认定“贷款关系”符合法律规定。但是,一审判决认定马中英的实际投资额为10000元,并裁定伦华公司和正和公司归还了10000元的投资本金并支付了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是错误的。马中英没有投资。万元,对事实的一审判决尚不明确,证据不足。其二,一审判决认定“轮化公司与正和”公司共同收缴并占用了马中英的款项,超过了双方约定的投资期限,伦华公司,正和公司应按照私人贷款利率标准共同归还资金并在占用资金期间承担利息。” ,并决定伦华公司和正和公司应归还投资本金,并在诉讼期间支付利息总占领期是错误的。三,马中英一审状告证书内容及提供的证据涉及兰州英和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和公司”),甘肃中汇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和”)。 (以下简称“中汇矿业”),甘肃太原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原矿业”)等。主题:马中英的民事诉讼主体是否具有资格,是否与中汇矿业和太原矿业有真实的股权转让事实,他是否拥有股权,是否存在关系以及马中英的10000元索赔是否属实,等等。在此案的初审中没有经过审查。与该案有关的事实确实有必要由上述公司进行调查和核实。在程序上,还需要发回重审,并增加上述公司作为案件的一方参加诉讼。正和公司的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该案发回重审;本案一审,二审的诉讼费用由马中英负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对还款责任的基本事实不清楚。一审法院认为,正和公司与轮化公司共同将马中英所收缴的款项归还并承担利息。但是,一审法院认定马忠英向正和公司投资的10,000元转入伦华公司。由于马忠英的资金已经转移到伦华公司,因此,郑和公司与伦华公司不存在共同收取和占用马仲英资金的情况。正和公司与伦华公司不提供相互担保,不承担连带责任,不承担其他法定或约定的连带责任,因此,正和公司与伦华公司不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2.一审法院认为贷款金额的基本事实不清楚。
10,000元人民币的确定投资资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马忠英回答:1,一审判决认定马忠英的投资额为1万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伦化公司和正和公司是关联公司,共同从事商业活动。当天,伦化公司,正和公司与马中英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三方确认,马中英将向正和公司投资一万元,用于发展兰州武都路中央商务区项目。正和公司和伦华公司分别收到了马中英的投资资金,正和公司收取的马中英投资资金也转给了伦华公司进行上述房地产开发项目。轮化公司每年,每月,每年和每年发布“投资”,解释接收马中英投资资金的事实,并为每笔付款发布“收据”。作为资金的使用者,轮化公司的“投资”实际上是对马中英投资状况和轮化公司的资金收集的一种解释。关于马中英的投资问题,正和公司每年每月发布“马中英万元投资基金备忘录”,明确并确定了每笔投资的时间和金额。马忠英投资的所有资金,实际上都是按照约定的方法出资的。二,根据马中英与伦华公司,正和公司签署的《合作备忘录》,马中英已于年,月,日日累计出资10000元。投资开始日期为年,月和日,投资期限为三年零六个月。当事人的真实含义是马中英开发的项目投资了伦华公司,但由于该协议不符合合资合作的法律要求,一审认定该项目不属于合作社的法律关系。房地产的发展,投资回报的金额超过了私人贷款利息的法律保护,因此,它并不支持马中英的所有主张。但是,轮化公司和正和公司已经收回并使用了马中英的投资资金,至今尚未归还。他们在资本占用期间应承担利息。伦华公司和正和公司争辩说,他们不应该承担利息,也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尚不能确定伦华公司和正和公司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应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马中英一审状告法院:责令伦华公司和正和公司返还本金,并返还投资款1万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轮化公司和正和公司承担。一审法院裁定以下事实:当天,正和公司,中汇矿业和马中英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内容为:截至当日,正和公司向马中英借入了百万元。元,中汇矿业将支付马中英股权的购买价一万元,
正和公司,中辉矿业有限公司和马中英同意将应付给马中英的10,000元转让给伦华公司,作为马中英对伦华公司中央商务区项目的投资。年,月,日,伦化公司发布了两份“投资”,内容为:马忠英向正和公司的原始贷款10,000元和10,000元,由正合公司转让给伦华公司,作为马仲英对伦华公司中央银行的第一笔投资。商业区项目。伦化公司出具了一张收据,付款人是马中英。当天,伦化公司出具《投资书》,内容为:马忠英向伦化公司出资10,000元,以伦化公司向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政府酒泉路支付的地价出资。 。该笔款项于当日从兰州金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鹰公司)汇入伦华公司账户。伦化公司的财务部门开具了收据编号,付款人是马中英。当天,伦化公司,正和公司与马忠英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内容是:马仲英向正和公司投资1万元,用于伦化公司兰州五渡路中央商务区项目。经过双方协商,达成了以下协议:截至年月,马中英共出资10000元。由于轮化公司武都路中央商务区已进入实质性发展阶段,因此,双方同意马中英将以自己的名义向轮化公司出资10,000元人民币。投资开始日期为年,月,日,投资期限为三年零六个月,豁免期限为一年。即投资收益的最晚归还日期为年,月,日,本金和投资收益之和为10000元。中央商务区项目的其他各方将分别达成协议;马中英负责处理改善中央商务区的相关工作和程序。正和公司在年复一日,日复一日地发布了《马中营万投资基金备忘录》,内容为:年月日日,太原矿业的股权转让资金已转让给轮化公司;中汇矿业投资基金,按年,月追加投资10000元,矿产总投资累计10000元。每年10,000元的回报将转入伦华公司进行投资;正和公司的贷款将按月转移给轮化公司10000元。当天,直接向伦华公司投资人民币10,000元;一年中的一天,一个月,正和公司的贷款转给了轮化公司10,000元。在投资日之前,应偿还的贷款利息已转入轮化公司10,000元。总金额为10,000元。笔迹笔录上记载的资金备忘录:1万元不足1万元,正和公司同意按1万元计算,不足部分将不予补足。一审法院认为,
如何确定投资资金额和投资收益。 1.关于当事方之间法律关系的性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的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本解释中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是指当事人订立的提供土地的合同。使用权,资金等。作为共同投资,利润分享和风险分担的基本内容的协议,房地产的合作开发应作为基本内容。”第26条规定:“提供资金的房地产合作开发合同的当事方不承担商业风险,只接受固定数额的货币。已确认为贷款合同。”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签署的合作备忘录规定,马中英以自己的名义向伦华公司投资10,000元人民币。投资开始日期为年,月和日,投资期限为三年零六个月。一年,即投资回报的最新回报日为年,月,日,本金和投资回报的总回报为万元。上述协议表明,尽管马忠英已按约定处理了合作项目的相关事务并参与了项目管理,但马仲英仅收取固定的收益,不承担经营风险。因此,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不具有分担风险的要求,从法律上讲不是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应被视为贷款关系。 2.关于伦华公司和正和公司是否应承担马中英投资资金和收益的收益,以及如何计算收益金额。根据马中英提交的证据和本案确定的事实,马中英以双方同意的方式提供了投资,并已实际执行。伦化公司和正和公司分别向马中英的合作备忘录,投资说明,收据等签发了投资确认书。尽管此案不属于房地产合作开发的法律关系,但伦华公司与正和公司共同收集和占用马中英的款项已超过双方约定的投资期限。伦华公司与正和公司共同归还资金,并采用私人贷款。利率标准在资本占用期间计息。关于投资额。合作备忘录规定,马中英的投资额为1万元,马中英的实际投资额为1万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适用法律的规定,虽然正和公司同意不需要补充不足的一万元,并同意以一万元计算。规定贷款合同的实际金额应作为贷款合同的有效内容,因此本案的实际投资金额应确定为10000元。关于利息的计算。
在年终日月底之前,马中英共投资了10000元,投资开始日期为年月日。因此,根据双方之间的协议,利息的开始日期应为年,月和日。由于双方约定的投资收益金额为10,000元,因此利率超过了资金使用年限的年利率%,高于法律保护标准,部分高于年利率。不支持%。综上所述,马中英的诉讼请求得到部分确立和支持。一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合同纠纷的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和第二十六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第九条,第二十六条规定,判决如下:一,轮化公司,正和公司应自生效之日起数日内归还马中英的投资本金10,000元,并在资本占用期间支付利息。判决书的日期(从年,月,日起计的利息)至还款日,以万元为基础,以年利率%计算; 2.驳回马中英的其他主张。一审案件受理费为人民币,由马中英负担,人民币由伦华公司和正和公司负担;保管费由轮化公司和正和公司承担。在该法院的二审中,马中英向法院提交了三套证据:第一套证据是《购买静安大厦商业商店协议》和房屋所有权证书,旨在证明马中英有能力借出1万元。第二套证据是金鹰公司的《境内企业基本信息》,《公司变更登记申请表》和银河公司的基本公司信息。建议证明马中英曾是金鹰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以及银河公司的股东和实际股东。控制器;第三套证据是中国建设银行的现金提取单张,目的是证明马中英向正和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贾忠虎交了1万元现金,而正和公司也将这笔钱转给了伦化公司。年和月。伦华公司向马中英开具收据,马中英实际上已将一万元交给伦中公司。伦华公司盘问:马中英提交的三套证据不是新证据。第一组证据不承认其相关性,也不能证明马中英有能力借出1万元人民币;第二套证据是一审中已经提交的证据的一部分,无法达到马中英的举证目的;第三组证据,不承认其相关性。正和公司盘问:第一套证据不承认其相关性;第二套证据表明,马仲英在一年后不再是金鹰公司的股东。
相关性无法识别。证据是中国建设银行的存款收据,不属于以马中英名义的帐户。关于上述三套证据,本院认为:第一套证据与马中英在本案中借钱的事实没有直接关系,因此不接受这套证据。第二组证据和第三组证据与本案有一定关联,其证明力将结合其他证据综合考虑确定。一审法院确定的事实得到有关证据的证实,法院对此予以确认。另外,正和公司在法院二审中表示:“正和公司应偿还的资金为10000元,其余将不予确认。”该法院认为,马中英,伦华公司和正和公司签署的《合作备忘录》规定,马中英仅获得固定收益,不承担业务风险。该协议不具有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的法律属性。一审判决确定双方法律关系的性质应为正确的借款关系。各方对此都不反对。这种情况的原因应该是私人借贷纠纷。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该案涉案的一万元贷款是否确实发生;根据年利率计算利息,一审判决是否正确;以及确定还款对象的问题。一,关于是否实际发生10,000元贷款的问题,轮化公司发行了两份《投资》。其中一项“投资”说,马忠英最初向正和公司借了1万元。年,月,日从正和公司转移到轮化公司。作为马忠英对伦华中央商务区项目的第一笔投资,伦华财经发行了一张数字收据;另一份《投资》称,马忠英在中汇矿业的股权转让款是在当日从中汇矿业向伦华公司转让的10,000元。作为马忠英对伦华公司中央商务区项目的第一笔投资,伦华公司的财务部门开具了一张收据。当天,伦化公司发布了上述两张“收据”。伦化公司出具的《投资报告》指出,马忠英向伦化公司出资10,000元,以伦化公司向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政府酒泉路支付的地价出资。当天,从金英公司汇到轮华公司的帐户中,轮华公司的财务部门开具了收据编号,付款人是马中英。当天,伦化公司发布了《收据》。当天,伦化公司,正和公司与马忠英签署了《合作备忘录》,规定马忠英向正和公司投资1万元,用于伦化公司兰州五渡路中央商务区项目。经过双方协商,达成了以下协议:在日期和月份之前,
双方同意,马中英将以自己的名义向伦华公司投资10,000元,投资的开始日期为年月日。正和公司年复一日,日复一日地发布了《马中英万投资基金备忘录》,其中:太原矿业的股权转让基金年月日日均转让给了伦化公司。矿业投资资金,按年和月计,追加投资10000元,矿产总投资10000元。一年零一个月,正和公司的贷款转入轮化公司投资10,000元。正和公司贷款在当年月初转移给轮化公司10,000元。元;一年前,月前,投资前,应按贷款还款利息向万华公司转移一万元;总计一万元。正和公司在基金备忘录上手写说:1万元不足1万元,正和公司同意按10000元计算,不弥补不足。这是一起私人贷款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私人贷款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被告辩称借款实际上没有发生,可以作出合理的解释。人民法院应当将借款事实,金额,支付金额,当事人的财务能力,地方或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的财产变动以及见证等因素综合考虑。将被综合判断以核实是否存在贷款事实。”尽管轮化公司和正和公司声称马中英没有投资一万元,但他们未能与马中英签署“合作备忘录”,并向马中英出具了“投资”,“收据”和“马中英的投资基金备忘录”。等待事实合理解释。一审法院根据上述证据认定马忠英的投资额为一万元,有充分证据。无法确定轮中公司和正和公司对马忠英的实际投资额为10,000元的一审判决的错误上诉依据。二,关于基于年利率计算利息是否正确的一审判决。当天,伦华公司,正和公司,马中英签署的《合作备忘录》规定,伦华公司武都路中央商务区已进入实质性发展阶段,同意马中英自行向伦华公司投资1万元。名称。投资的开始日期为年,月,日,投资期限为三年零六个月,豁免期为一年,即投资收益的最新归还日期为年,月,日。 ,本金及投资收益总额为10000元。根据上述协议,马中英的投资收益为10000元。
贷方要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认为,涉案各方约定的投资收益根据资金使用期限高于法定保护标准,不支持高于年利率的部分。 ,法律是正确的,伦华公司和正和公司一审判决以年利率为依据,利息计算错误,无法确定不向马中英支付利息的上诉理由三,关于确定涉案贷款的还款对象,伦华公司,正和公司和马忠英在二审中均表示,应由实际借款人承担还款责任。伦华公司,正和公司和马中英在年,月,日签署的协议书中说:“马中英以自己的名义向伦华公司投资了10,000元。 ame”,再加上伦华公司发布的“投资”。在“收据”中,应确认伦华公司是借款人的标的,伦华公司应承担还款责任。正和公司对从马中英收到的款项转入轮化公司不承担任何还款责任。但正和公司在本案二审中确认,正和公司必须偿还1万元。马中英还说:“正和公司承担的责任在一万元以内,其余由伦化公司承担。”因此,轮化公司应支付10000元。正和公司负有偿还本金和利息的责任,正和公司负有偿还本金和万元的责任。综上,伦华公司和正和公司的上诉请求已部分成立。本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1款的规定,判决的第一和第二条如下:1.维持高等法院赣民初民事判决第二条的规定。甘肃省人民法院; 2.将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甘民初案第一款改为兰州伦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本公司应归还马忠英的投资本金10,000元,并在占用资金期间支付利息。在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利息从年月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以万元为基础,以年利率%计算) ;兰州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将返还马忠英的投资本金10,000元,并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数日内支付资本占用期间的利息(利息自当年起计,实际支付日的月日,以万元为基础,以年利率%计算; 3.驳回兰州伦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兰州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其他上诉。如果在本判决规定的期限内未履行付款义务,《程序法》第253条规定那
一审案件受理费为人民币,由马中英负担,人民币由兰州伦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由兰州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保管费为人民币,由兰州伦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担。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担人民币。二审案件受理费由兰州伦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担,人民币由兰州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担。本决定为最终决定。审判长任学峰审判员刘小飞审判员杨卓2019年4月11日法官助理廖玉仪图书记者朱娅楠文明试